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封闭打造6年后 四川荥经牛背山“归来”

2022-09-21 14:44:59 2865

摘要:封面新闻记者 肖洋从5月开始,四川省雅安市荥经县牛背山镇楠林村的杨玲,就觉得当地的“牛背山味”越来越浓。这种感觉,来自村里各种牛背山元素所营造的氛围,更来自外地游客的再次到来。作为生长在牛背山下的人,杨玲总结,过去十多年的光景里,她的生活大...

封面新闻记者 肖洋

从5月开始,四川省雅安市荥经县牛背山镇楠林村的杨玲,就觉得当地的“牛背山味”越来越浓。这种感觉,来自村里各种牛背山元素所营造的氛围,更来自外地游客的再次到来。

作为生长在牛背山下的人,杨玲总结,过去十多年的光景里,她的生活大致可以分为两段。前一段,是牛背山走红后的热闹忙碌;后一段,是牛背山封山后的平静闲适。而在逐渐浓厚的“牛背山味”中,杨玲预计,她的生活可能又要迎来新一轮的喧闹。

在封闭打造6年后,4月29日,雅安荥经牛背山正式重新开放。五一黄金周,有上千名游客通过预约的方式上山,领略了山上阔别已久的风景。在山下,关于牛背山再次“归来”后,未来如何发展的讨论,还在继续。

走红:一座山与一个镇

牛背山的走红,带来的变化快且大。

2009年,时任《国家地理》杂志摄影师吕玲珑,为找到拍摄贡嘎雪山的最佳位置,来到被当地人称为大矿山的牛背山,登顶那一刻,就被眼前的景观折服。他称,这是他从事摄影工作30多年来,找到的拍摄贡嘎雪山的最佳位置。

雪山与云海

同年9月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一篇名为《泸定:蜀山之王构建的遗世美景》的文章中,吕玲珑第一次提到牛背山这个名字。此后,“牛背山”“中国最美观景平台”这两个名词传遍大江南北,吸引了大批摄影爱好者和驴友前往。

有驴友在社交平台上评价:“牛背山顶开阔,360°全方位视野,可览天府之国周边所有名山,绝对是观山的饕餮盛宴!”据驴友回忆,那时,基本上四川知名的户外网站,每周都有上牛背山的召集活动,从未中断。

牛背山的火热,也让山下的雅安市荥经县三合乡进入人们视野。

牛背山上的日出,太阳从厚厚的云层中探出头来

那时,徒步上牛背山是一种潮流。上山路途艰险遥远,想从荥经方向上山,就必须先到三合乡休整。这个鲜为外界所知的地方,成为上牛背山的重要中转站和休息站。

游客涌入是突然的,当地人的生活很快就被改变。据杨玲回忆,那时,村里长期一房难求。游客源源不断,村民们都或主动或被动加入到这场旅游接待大潮中去。乡政府内的四合院,也被开放出来让游客搭帐篷,实在住不下的游客,还会选择和留守的乡镇干部一起打挤过夜。

对于牛背山的爆火,当地不少人是感到意外的。在杨玲她们眼中,牛背山只是一个被叫做野牛山的地方,大家知道上面风光不错,但碍于偏远闭塞一直鲜有人上去。

虽不明其理,但爆火的牛背山确实改变了山下人的生活。

2011年,杨玲开起了青年旅舍,第二年,她家就筹款近百万元,在村里重新修了一栋楼以扩大旅游接待规模。新房很大,一楼是超市、储藏室,其余的全是客房,一共有20多间。

5月10日凌晨5点,游客披着床单等待日出

在那个住宿四五十元一人的时期,加上餐饮费用,游客在这里待上一天,也不过花一百多元。杨玲粗略估计,那时候,光靠旅游接待,她家两三年就可以挣八、九十万元。

这样的日子,一直持续到2016年。那年,牛背山从一个天然的景点,进入规范化管理、景区化开发的阶段。封山打造开始后,游客被禁止上山,当地也从旅游的热潮中慢慢归于平静。游客少了,村里人又回归原来的生活。杨玲说,到今天,她所在的楠林村,只剩三四户人家还在做旅游接待。

不过,在当地人看来,村里旅游业发展得红红火火,更多是赶上了牛背山走红的红利。得,锦上添花;失,也无伤大雅。

旅游潮退去后,杨玲就在家经营超市,也有更多精力和时间去照顾家里养的猪和种的地。游客还是来,只是人数很少,得知上不了牛背山后,有人还是会选择住上一晚。房间空出来后,还租给了当地的工程队,虽然上客率不高,但好在仍然可以被使用。

牛背山封闭的第二年,三合乡撤销,牛背山镇设立。这个曾经上山必经的中转站、休息站,这个无数背包客的“大本营”,和牛背山的关系变得愈发密切。

归来:6年封闭打造后的变化

4月29日,经过6年时间的封闭打造,牛背山全面开放运营。五一黄金周期间,上千名游客通过预约而来,景区20多辆摆渡车滚动载客。

五一节过后,牛背山的热度依旧不减。

5月9日,在甘孜州泸定县冷碛镇的牛背山景区游客接待中心,游客赵无定坐上了上山的大巴,硬化路弯弯绕绕,一直到长海子。检票后,换乘景区的摆渡车就可以直达山顶。

这不是赵无定第一次上牛背山。8年前的夏天,他就和同学一起背着帐篷来过。对于热爱户外的人而言,可以徒步、有美丽风景,同时又不是人人都能体验的牛背山,诱惑无疑是巨大的。

那时,上山是件难事,碎石路一路往上要走七八个小时,山下村民虽提供搭车服务,但人均费用很贵;上山后,山顶条件又很艰苦,睡大通铺,吃方便面,上厕所都是问题。

赵无定说,那次上山,他们一行从早上7点走到了下午4点,体力耗尽没能登顶,只是随意找个地方扎下帐篷。回想起当时的情景,疲惫是赵无定的主要印象。“爬了一天山,累得让人无心拍照。”

再入牛背山,公共交通便捷省力。上山有人接、入住有酒店、吃饭有餐厅、洗漱还有供热水的旅游厕所。赵无定说,牛背山的前后变化简直翻天覆地。再谈印象时,他说,这趟旅行可以用快捷、干净和舒适来概括。

站在山顶,赵无定曾经扎帐篷的地方变成了帐篷营地,曾经没登上的山顶也有了一个很“江湖”的名字——光明顶。那是一个离酒店、帐篷营地很近的观景平台,很大,走路不过几分钟。站在这个平台上,仿佛置身蜀地中心,他叫得出名字的四川名山都环绕在周围,只需原地转个身,就可以和它们一一打个照面。

5月10日,牛背山帐篷营地,游客坐在帐篷外,前面就是绵延起伏的雪山

第2天,牛背山上天气很好,为了看日出,头天上山的人凌晨5点就披着毯子上了光明顶。凌晨5点半,太阳从瓦屋山、峨眉山方向的云层中探出头来,慢慢将一座座蜀中名山浸得金黄。不久之后,山下冷碛镇的居民也迎来新一天的太阳。

在背包客盛行的时代,甘孜冷碛镇和雅安荥经曾经的三合乡(现牛背山镇),一左一右,“把守”着上牛背山的两条主道。封山以后,冷碛也渐渐失了人气。

随着牛背山的归来,冷碛当地也多了很多关于牛背山的话题。当地司机在时隔几年后,又迎来了密集的游人潮。上山的路窄而险,私家车不被允许进入,他们就将游客送至游客接待中心统一坐车。五一期间,游客接待中心人来人往,一度出现停车难的情况。

载客时,司机们也会常谈起以前的“光辉岁月”。当地司机李本正说,几年前,他们家也做旅游接待。为此,他20出头的儿子专门回家跑车,负责将游客带到村里住下。最巅峰的时候,光开车载客,他家一天就能挣两三千元。

牛背山“归来”了,但以前徒步上山的道路却因太险而被封闭。李本正说,没了徒步线路,大部分游客都不会选择在当地停留。到达冷碛后,通过观光车游客当天就能登顶。虽然开放,但和以前相比,牛背山辐射带动当地的能力,却大不如前。

据牛背山景区相关负责人介绍,牛背山虽然重新开放,但针对牛背山的开发还远未结束,现阶段的牛背山,还不算“完全体”。未来,牛背山还有很多项目上新,其中就包括徒步线路的恢复。以前的牛背山是驴友、摄影爱好者的冒险之地,而打造之后的牛背山,要成为老少皆宜的旅游胜地。

牛背山上的雪山标识牌

当然,这需要花时间去等待。

未来:开发继续,依靠但不依附

山上,归来的牛背山是雪山、日出和云海,是难得一见的壮丽景致;在山下,归来的牛背山是村民、是村子,是精确到柴米油盐的平凡生活。

牛背山重新开放,杨玲又把客房整理了出来。她说,牛背山重新开放,意味着她又要从土地中抽出身来。“要吃牛背山这碗旅游饭,但又不靠牛背山来吃饭。”

而这种观念,也反映了当地人对牛背山的态度:依靠,但不依附。

牛背山镇党委副书记、镇长汪丽介绍说,以前的三合乡、现在的牛背山镇,早在牛背山名声还没在外时,就靠着传统种养殖业和“红军红”花岗石有着不错的发展前景。这里产出的腊肉可以卖到35元一斤、香肠可以卖到50元一斤。这里产出的花岗岩,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备受市场青睐。牛背山的出现,更像是意外之喜,让这里的发展有了新的可能。

牛背山镇风光

重新归来的牛背山承载能力依旧有限,全面放开后,游客想要往上,牛背山镇依旧是重要的中转站和休息站。为此,在牛背山镇的十四五规划中,依托牛背山在当地建设康养度假“核心区”被提上日程。 镇上给当地每个村都做了不同的定位,并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保证此后牛背山游客的分流。

同时,镇上也在围绕牛背山的开发,不断完善自身的建设,如酒店建设、旅游线路规划、发展特色农业等。未来,当地不仅可以无缝对接牛背山的建设,即便褪下牛背山的光环,万亩云上“皇金茶园”、荥经黄牛保种繁育基地、泡桐岗红色教育基地等也足够亮眼。

杨玲说,“五一”过后,村里的热度又降了下去,来的游客也零零散散。不过,她并不怎么担心,因为受疫情等因素影响,上山的只是极少部分预约游客,等牛背山全面放开后,她相信,当地又会迎来旅游潮。

而在冷碛当地开车载客的李本正,“五一”过后也接到了一些游客的用车订单。他说,这是一个好兆头。而他家所在的和平村,印着牛背山的广告牌仍很新,好像如昨。

游客在牛背山顶的观景台合影

(除牛背山镇镇长外,其余人皆为化名。)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